第95章定制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

???展令君看着她,雨珠映着天光的影像,在那漆黑的眼眸中快速掠过,像是万千思绪化作的数据流,让他看起来有些无机质的冰冷,“陪哥哥来听音乐会。”

???“这样啊……”萧绡一时有些词穷。他乡遇故知,还是此情此景,免不得会让人多想,但这家伙还真是一点都没变,不给她一点现象空间,看到粉红泡泡就立马给戳破。

???停顿了片刻,对方不说话,萧绡只得继续开口,“Leo大师最近怎么样了?听瑶瑶说,他恢复心智了。”

???“你上周不是刚跟他视频过吗?”展令君无情地驳回这毫无营养的寒暄。

???萧绡:“……”这天是聊不下去了。

???展令君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张门票,递给萧绡,“慕江天托我给你的。”

???萧绡接过来,门票上印着古老的徽章,竟然是银色大厅的音乐会,狐疑地看了看展令君。银色大厅可不在法国,说陪哥哥来听音乐会偶遇到她也太扯了!

???“咳,”展令君干咳了一声,眼睛瞄向不远处的复古塔钟,耳朵竟泛起了一层薄红,“下雨了,这种天气最适合喝一杯热咖啡。”

???这是刚才人家那位外国帅哥的台词好吗?萧绡抽了抽嘴角,“我不跟前男友喝咖啡。”

???展令君回头,奇怪地看了她一眼,“我是说我要去喝咖啡,并没有要请你的意思。”

???“……”萧绡觉得自己再呆下去会被他气死,转身就要走,却被展令君闷笑着拉住了手腕。

???“雨太大了,我送你吧。”展令君把雨伞倾斜到她这边,微微地笑。

???萧绡回到住处,趴在狭窄的哥特式窗口,看着楼下那顶黑伞缓缓离去,方才展令君说的话在脑海中挥之不去。

???“哥哥的事,你的确有责任,如果你真的觉得应该让哥哥见一面慕江天,就该坦诚告诉我,而不是擅自做决定。毕竟,我才是哥哥的监护人。”

???“哥哥恢复了,只能说是误打误撞,因祸得福,别指望我会因此感激你。”

???“我也有错,应该早早地把利害关系都告诉你。你本没有义务帮我照顾哥哥,是我对你太苛刻了,对不起。”

???这人先是数落她一顿,又跟她道歉,是非恩怨一笔两清,倒是干脆。萧绡有些哭笑不得,同时又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把话说清楚,谁的错谁道歉,就不必承担过多的自责,也不会因为愧欠而永不相见。

???深吸一口气,湿润的空气带着泥土的清香,沁润进了肺腔深处,压在胸口的大石终于搬走了。

???萧绡拿出手机,打开了展令君的起床铃文件,意犹未尽地听着那低沉悦耳的声音。

???“起床了,快醒醒,早睡早起身体好……起床了,快醒醒,早睡早起身体好……”

???无限重复的声音,连着听有些好笑,萧绡双手撑着下巴,就这么趴在窗台上一直听。

???“……早睡早起身体好……向日葵,这向往光明之花,永远朝着太阳。她是希望,是生生不息的力量……”

???“咦?”萧绡惊讶地拿起手机,她一直以为这是个反复循环的,没想隐藏在七遍起床铃之后,竟然还有话。

???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这首诗。我曾经以为,你就是向日葵,想跟你在一起,就得成为你的阳光。可惜我做不到,自己尚且身处黑暗,又如何给你温暖?后来我明白了,你不是向日葵,你本身就是太阳,而我才是落在阴暗处的向日葵。所以我拒绝了你,又忍不住向你靠近。现在,我再次把你推开了。对不起,还有,我爱你。”

???这铃声,是梁靖瑶半年前录的,她骗展令君说是创业计划……萧绡不知道展令君是如何识破的,她已经无心去思索,进度条走到最后一秒的时候,泪水已经顺着下巴滴落在窗台上。穿着拖鞋跑下楼去,撑伞的修长身影已经消失在人潮人海中,遍寻不到了。

???几日后,银色大厅。

???穿着体面的男男女女,在灿若星辰的灯光下陆续就坐。萧绡按照票面的位置寻过去,竟然在非常靠前的第三排,左右的人都还没有来。萧绡坐下来,看着台上陆续就坐的演奏家们。

???这是一场交响乐演奏会,表演者是银色大厅所在国的皇家乐团,这里面无论是拿着大提琴、小提琴还是单簧管、双簧管的,甚至包括最后面那位敲三角铁的哥们儿,单拎出来都是着名演奏家。

???灯光渐渐暗下来,指挥穿着修身燕尾服,器宇轩昂地走进来,朝观众行礼致意,而后,利落地转身,直接开场。

???恢弘壮丽,带着北欧风情的乐曲,盘旋着填满了整个银色大厅。这座历经百年的音乐殿堂,中间经过几次战火焚烧,十年前还遇到过恐怖袭击,却已经样貌不改。圆弧形的穹顶上,描绘着万千星辰,无数银色徽章点缀期间,与星辰融为一体。

???那些伟大的音乐家,本身就是不落的星辰。

???三首经典华丽的曲目过后,指挥示意众人稍作停顿,转过身来面向观众。

???“下面,是新的曲目,作为全球首发,这首曲子第一次正式与世人见面,希望大家喜欢。”主持人在台下为指挥解释。

???指挥走下指挥台,微微抬手,以示对即将上台的钢琴师的尊敬。

???“哦,上帝啊!那是慕江天?”观众席上有小范围的骚动,随着那身着黑色燕尾服的年轻人上台,骚动变成了震天的掌声。

???慕江天穿着一身仿佛中世纪王子一般华丽的金边燕尾服,带着白色手套,手中拿着一根金属雕花盲杖,不要任何人搀扶,一步一步稳稳地走上台来。浑身上下,无一处不精致,就连眼上蒙着的眼罩,都是华丽的宫廷风。

???萧绡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眼罩,简直可以当做新的流行配饰来用了,一看就是精心设计的。

???“好看吧,我设计的。”清亮悦耳的声音在右边响起,萧绡转头,看看不知何时坐在自己右边的观众,“哥哥!”萧绡吓了一跳。

???“嘘——”展令羿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,抵在唇上,示意她安静。

???竟然展家哥哥在这里,那……萧绡有了不好的预感,转头看向左边,果然,正在整理围巾的展令君无辜地望过来。

???“《光之协奏曲》,作曲慕江天,钢琴伴奏慕江天……”主持人尽职尽责地介绍,慕江天微微欠身,向观众致意,而后,坐在了钢琴位上,缓缓脱下手套。

???双手放在琴键上,慕江天朝指挥的方向微微颔首。

???指挥双手起势,厚重的管乐缓缓响起。

???听到是慕江天作曲,观众们面上不说,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的。作为殿堂音乐爱好者,慕江天是谁大家都知道。一个演奏家转行写曲子,就像是美食家转行做厨师一样,理论上可行,实际上难如登天。

???然而,当一串空灵的琴音响起时,众人便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???协奏曲中的钢琴演奏并不难,以慕江天如今的状态完全可以完成,比之半年前,他的演奏水平又进步了不少。

???光阴如流水,潺潺的水声便是时光流逝的足迹,在荒芜阴冷的大地上,阳光透过云层驱散雾霭,给大地上的生灵带来温暖和光明。被风摧折的树木,被暴雨碾压的小草,都在烈阳破云的瞬间抬起头来,尽管艰难,也不会放弃希望。

???光之协奏曲,是希望的交响曲。

???这首曲子之后,紧接着是慕江天的第二首曲作《潇潇暮雨洒江天》。

???淅沥沥的雨水滴在江面上,被无尽的波涛吞没。没有大开大合的波澜,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呐喊,就像一位跨过千山万水的疲惫旅人,将这一路上的见闻娓娓道来。

???被乐曲中的情感感染,萧绡忍不住鼻头微酸,周围甚至有压抑的哭泣声。

???两曲结束,慕江天缓缓收手。

???“哗哗哗……”良久的静默之后,是震天的掌声,观众们纷纷起立,为这位失去了双眼和神子之手的伟大艺术家致敬。

???这两首曲子,已经超越了同时代的大多数新曲目,再经过几次演绎,一定会成为不朽的经典。慕江天终于向他的肖邦之路迈出了一大步!

???演奏会结束,萧绡还处在震撼中久久不能自拔。

???北欧的冬天总是来得早,走出银色大厅,一股冷风扑面而来,冻红了萧绡的鼻头。

???“你的课程什么时候结束?”展令羿做了半年的复健,双腿已经可以正常走路了,只是还没有好利索,手中拿着一根慕江天同款的手杖,只是这一根要更华丽一些,顶端还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人造蓝宝石,看起来像是法师的魔杖。

???“时装周之后就回国。”萧绡笑着说。

???“君君,你干什么去?”展令羿叫住了试图悄悄溜走的展令君。

???“我去,买杯喝的。”展令君指了指不远处的奶茶店。还是十年前那家老店,黄皮肤的亚洲老板已经两鬓斑白,还在愉快地做着手摇奶茶。

???展令君买了三杯热奶茶,分给他俩,自己依旧是一杯奶绿加椰果。

???“你不该再喝奶茶了,这么大年纪,喝多了会得糖尿病。”展令羿说着戳开了自己的奶茶,大口吸了起来,好像弟弟是个老头子而自己是小年轻一样。

???展令君笑笑:“这是最后一杯。”

???一切从这里开始,就以这种方式结束吧。喝了一口,展令君禁不住皱起眉头。即便喝了十年,他依旧不喜欢这太过甜腻的味道。

???咂咂嘴,展令君把满杯的奶茶扔进了垃圾桶。

???“你不是最喜欢喝这个吗?”萧绡有些不解。

???“我从来都不喜欢喝奶茶,只是以前这奶茶喝在嘴里是苦的,”展令君静静地看着她,“现在我能尝出甜味了。”

???“你想说什么?”萧绡心中一动。

???“我可以,重新追求你吗?”展令君低声说。

???慕江天拄着盲杖在助手的引导下走出来,搭上了展令羿的肩膀。人来人往的银色大厅门前,空气似乎有一瞬间的停滞,周围的声音如潮水般退去,只剩下展令君的声音在耳边回荡。

???带着雪花的雨水落下来,黏在萧绡的睫毛上,微微颤动,而后,随着突然放大的笑容坠落,“看你表现咯,我可不好追!”

???LY公司因为创始人的回归,这一季备受瞩目。林思远不愿继续做艺术指导,无论是展令羿还是周泰然都没有挽留他。

???艺术指导的位置,就这样空缺了半年,展令羿似乎一点也不急。

???【听说新的艺术指导今天要来了。】

???【真的假的?】

???自从被脱了马甲,公司的匿名群着实消停了许久,最近才又重新活跃起来。反正他们以前说最多的就是萧绡的坏话,萧绡再怎么着也只是个设计师,没有实权,不能把他们怎么样,只是见面尴尬些罢了。

???众人都在猜测着,这位新指导是什么来头。

???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,穿着一身黑色小礼服的萧绡跟着展令羿走了进来,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。

???“以后,我的小师妹萧绡,就是LY的艺术指导。”展令羿拉起她带着黑色山茶花戒指的手,向大家致意。

???“大家都不陌生,就不用自我介绍了。”萧绡微微一笑,自信而坚定地立在台上,淡定地接受那些或惊讶或恐惧的目光。

???匿名群里的几位活跃分子,互相对视一眼,如丧考妣。

???将自己的东西搬到艺术指导办公室,萧绡站在玻璃窗前,看到楼下停了一辆银色的车。

???“你来接我下班?”萧绡看看穿着一身西装帅气逼人的展令君,微微挑眉。

???“嗯,”展令君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她,“以前都没有送过你什么礼物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。”

???萧绡抿唇笑,打开了手中的小盒子,看清里面的东西之后,立时捂住了嘴巴。

???黑色丝绒小盒里,躺着一枚造型精致的钻戒。

???“我想用定制的戒指,跟你换一套定制婚纱,不知道行不行?”展令君将戒指取出来,单膝跪地,目光诚恳地问。

???周围路过的人纷纷过来围观,羡慕的、叫好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???萧绡看看周围的人群,瞬间涨红了脸,语无伦次地说:“哪有你这样的,说是重新追求我,上来就求婚是几个意思!还有啊,我现在身价很高的,一枚戒指换一套婚纱我亏大发了好吗?”

???展令君拉住她的手,“那你换不换?”

???“换!”萧绡咬牙,恶狠狠地说。

???无名指套上了量身定制的戒指,交换一套量身定制的婚纱,嫁一个为她量身定制的男人,这感觉……还不错。

???---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-----

???声明:本书由一读网(www.yidunovel.com)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,仅供交流学习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,如果喜欢,请支持正版.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